memo

我只是一条盐焗秋刀鱼。

【米英】


很短很短的短篇)
OOC)
(差不多是一个小职员暗恋自己的上司的背景)


从公司的宴会离开去送自己醉酒的部长回家的阿尔弗雷德此刻正承受着强大的心理折磨,明明从这个醉鬼的嘴里问出他的家在哪里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结果背着他到公寓门口这家伙却来一句“我今天出门忘带钥匙了”。

就算我喜欢你吧,你也不能趁喝醉了这么折磨我啊,阿尔弗雷德痛苦地想,不过想想他也跟自己一样独身一人,忘带了公寓的钥匙这种事其实真不好受,解决起来也很麻烦。他花了好几分钟思考怎么处置亚瑟。想想总不能带他回家,平日里严谨得有些小题大做的部长先生如果在别人家度过一个夜晚还迎来一个早晨(而且阿尔弗雷德总觉得他应该是有洁癖的),结果会怎样都不敢想象。

在不知道亚瑟什么时候清醒的情况下他觉得还是把背上的人扔到酒店开个房间安置好就走吧,毕竟又不是什么恋人关系。啊,虽然阿尔弗雷德比较希望能成为恋人关系。
但是趁酒后乱性表白未免有点太不正当而且酒醒之后谁知道他承不承认呢。并且这是他的上司,跟同性上司表白的难度要比普通人大得多了,hero也是要为难的啊。

“要不是我喜欢你,我就把你扔路边了。”他对着背上的人用非常非常轻的声音说道。
那颗金色的小脑袋晃了晃显然是什么也没听见。

说实话他已经无视了很多人异样的眼光了,但光是一个温暖的酒气熏天的亚瑟柯克兰就能让他觉得又尴尬又煎熬又幸福五味杂陈,他如释重负地把亚瑟放到床上,后者立即翻个身似乎要开始熟睡,阿尔弗雷德想着先去卫生间把自己后颈上的汗水弄干再洗把脸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再写张字条之类的跟亚瑟交代一下就走。

他接着冷水拍打自己滚烫的脸庞心想你又没醉你脸红什么,快给我清醒一点阿尔弗雷德。

他洗完手走出来就看见亚瑟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裹好了被子蜷成一团安睡着,只露出他那张泛着淡淡红色的小脸庞,阿尔弗雷德就那么远远的看着他,像一团棉花,又像一只贫弱的小绵羊,他悄悄地走近熟睡的小绵羊,还能听见他微小的却又有点可爱的呼噜声。阿尔弗雷德望着亚瑟望得出神。呆滞了一会突然听见他的一声轻吟,回过神来发现亚瑟只是动了动并没有醒过来。但阿尔弗雷德的心脏却开始狂跳。
——神啊,他居然会在睡觉的时候抿着嘴笑!?
配合著柔和的光线和金色的浏海,还有他那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睫毛,这个睡着了也不给阿尔弗雷德一刻安宁的人此刻正红着一张小脸微笑着。他的睡姿异常的乖巧,阿尔弗雷德恍惚间还以为亚瑟睡在自己怀里。

他安静地看个那张平日里总是板着脸的,此刻却如此可爱的人,忍不住想要在他的额头上亲一下。

我刚刚是不是说我要走来着?他想。


评论

热度(24)